漫画爸爸画1440幅漫画帮女儿学成语(图)

更新时间:2019-06-13      

  来,跟着“漫画爸爸”学成语,你知道这些漫画是什么成语吗? 何先生希望,未来女儿看到一个成语,脑海中就可以自己“画”出一个漫画来帮助记忆。 图由何先生提供

  头埋土里、手拿锄头是“埋头苦干”;姓豆的人用碗扣下年华两人是“豆蔻年华”为帮助7岁女儿完成背诵1440个成语的学习任务,在成都从事土木工作的何先生憋出“大招”:根据学习进度,每天提前画好漫画来帮助女儿联想记忆。

  趣味性强、简单好记的漫画大大激发女儿学习兴趣,最终女儿所在班级全班学生都用他的方法完成学习任务。目前,何先生又开始尝试创作漫画帮助女儿背诵唐诗。

  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漫画创作者何先生,他目前和家人在成都工作生活,从事土木行业。画漫画是他的一个兴趣爱好。

  这次的“画漫画学成语”系列,不仅让何先生在女儿贝塔(化名)所在班级成为名人,本港台现场报码室也在网上火了一把,他还被网友称为成都“漫画爸爸”。

  何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这次画漫画学成语完全是“无心插柳”。2个月前,他的女儿贝塔所在学校西南交通大学附属小学布置了学习任务,“娃娃班上接到一堂公开课的任务,要求海量阅读,其中考核指标就是学习背诵1440个成语,要求短时间内全部记下。”

  时间短任务重。“我看娃娃背得很痛苦,就想办法帮她一下。”何先生想到自己爱好的插画,黑钢笔、打印纸成为他的创作工具。中华高手论坛

  何先生下笔的第一个成语是赤县神州,出自《史记》:“中国名曰赤县神州。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。”赤县神州是中国的别称。刚开始,他就画了一个中国地图,图上插了一个红旗。

  “女儿觉得很好玩,一下就记住了。”何先生回忆,妻子也对“画漫画学成语”很赞成,“娃娃也很期待,觉得很好玩,学习效率也上去了。”

  贝塔的背诵速度越来越快,引起老师的好奇。“老师知道这个方法后觉得不错,就让我每天画了在班级群里发出来,全班学生一起学。”何先生说。

  为此,他每天都会像备课一样,提前创作好漫画。“画成语会根据班上学习进度来,每天可能会画两三个小时。”期间,他在外地出差,也会带上笔和纸,继续创作。

  谈起班级学生的背诵效果,何先生说,按此前的进度,“学生上课背诵后,放学回家还需再背1个多小时。有了漫画后,有些学生中午就背好了。”

  事实上,这1440幅漫画是何先生和女儿贝塔的共同创作成果。看画越来越多,女儿也会给他提意见,怎样更清晰易懂,更符合小孩子的视角,“像成语班门弄斧,我原来画的就是一个门,上面写了一个班字,意思是鲁班的家。但娃娃说,她不晓得这个故事,无法理解,我就改了漫画,画成一个人正在搬门。娃娃一下就记住了。”

  整个班级里最受好评的成语是埋头苦干,“他们对这个成语印象最深,我画的是一个人把脑袋埋在地上,然后拿锄头苦干,娃娃们觉得很搞笑。”

  简单、搞笑、贴近娃娃生活、从娃娃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也成为何先生创作的宗旨。最终,1440个成语在2个月内全部拿下,按照进程算平均一天要背诵约40个成语,成绩斐然。

  1440个成语漫画画好后,何先生目前正在创作唐诗漫画。相较于成语,唐诗的意蕴更深,“目前还在试验阶段,漫画会不会误导孩子,我还在犹豫。”他透露。

  何先生的漫画发出后,在网上引发热议。很多网友为他的教育方式点赞,也有部分网友认为,这样画图记成语的方式,可能会引起娃娃的误解。

  “事实上,学会的成语娃娃经常都会使用,运用得很准确。”何先生解释,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方式,是有自己的教育观念在其中的。“在古代教学中,理论基础讲究音、形、意、韵四个层次,其中音的层次最浅,韵的层次最高。古代人对待诗歌都是先背下,再对着字看,慢慢理解其中韵味,最后再写诗。而现代人学东西是先理解意思,再背下。”何先生觉得,很多成语要花大量时间精力去理解,他更赞成“先背下,再慢慢理解。”

  “我外公是学画的,80岁时依然记得小时背下的《左传》《春秋》,当时背的时候可能并不理解,但长大后在某一天遇到相似场景,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,有茅塞顿开的感觉。”何先生解释。

  对于部分家长和网友的质疑,何先生觉得,“可能现在背下效果更好,至于误解不误解,只要先背下,稍加点拨说明就好理解了,也很容易和现实结合起来,这个比生搬硬套效果要好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贝塔所在学校西南交通大学附属小学2年级班主任周平昭。周老师透露,确实有这样的背诵要求,但没强迫要求一定要背完1440个成语,只是应公开课要求越多越好。要求学生背成语,“是希望加强学生成语积累,对写作也有帮助。”

  春节时,周老师接到一个公开课任务,“公开课希望有亮点和高潮,我就想到我们的优势跟特色,上学期积累了1000个成语。”周老师说,因此确定公开课最后环节为10分钟成语接龙:由现场老师提出成语,学生们接龙。“确定要成语接龙后,就要求成语积累越多越好。”为此,在公开课开始前2个月,周老师召开了一次家长会,提出1440个成语,“但没要求一定要记完,尽力而为。”

  对于何先生提供的漫画,周老师觉得“功不可没”,简单明了帮助记忆。周老师透露,公开课最后的成语接龙非常成功,甚至有外省老师希望拷贝漫画去学习成语。

  对于何先生创作漫画帮助孩子记成语,《咬文嚼字》创始人、名誉主席郝铭鉴认为可行,“通过漫画把成语形象化,在解释班门弄斧时,如果画在鲁班的门前弄斧头,那是接得上的。”但郝铭鉴并不赞成曲解、谐音的漫画记忆方式,“像班门弄斧,要是记住一个人在搬动门,学生也是记住错误的涵义,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学习方法,我觉得不能走这条路。成语学习有不同的形成过程,总要把典源搞清楚。”

  “2个月内要求记住1440个成语的教育方式,这是填鸭式的教育方法,本身不符合语文学习的规律,我们不能贪多。”郝铭鉴认为,学习成语最重要的是激发学生兴趣,让学生自己掌握学习方法。选择其中特别有趣的先跟学生说,日积月累自然学得很快。

  教育学家纪大海认为家长的画漫画行为可以理解,“家长可能是需求驱使来培养孩子的背记功夫,结果可能反而不好。这和成语原来的意义和文化含义背道而驰了,这种歧义做多了让学生对成语本身容易产生误解。”

  对于老师要求短期内背诵大量成语,纪大海觉得,“老师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应根据学生对成语的认知水平来进行。”